迅雷发布无限节点CDN 每GB仅0.1元
来源:未知 2015-06-04 雷网
本文摘要:网易科技讯 6月4日消息,迅雷CTO、网心科技CEO陈磊在第七届中国云计算大会上宣布迅雷CDN正式接受预定,售价为0.1元/GB(流量计价)和9999元/G/月(带宽计价)。 陈磊透露,迅雷CDN在原有的200+个自建CDN节点基础上,按照新的部署结构,节点数已突破了10万,

网易科技讯 6月4日消息,迅雷CTO、网心科技CEO陈磊在第七届中国云计算大会上宣布迅雷CDN正式接受预定,售价为0.1元/GB(流量计价)和9999元/G/月(带宽计价)。

陈磊透露,迅雷CDN在原有的200+个自建CDN节点基础上,按照新的部署结构,节点数已突破了10万,实现了对现有CDN行业节点数量高达百倍级的增长。且随着旗下硬件终端赚钱宝投放数量的逐步增大,迅雷CDN在实现超乎想象的数百万级节点规模的同时,也将带来多方面的连锁性革新效应,重新定义CDN。

在今年,CDN市场首先是阿里云CDN宣布下调资费,最高下调21.2%;腾讯云CDN也紧跟其后,宣布最高下调25%;其他几家云CDN也跟着纷纷降价。

陈磊表示,CDN这个行业是利润率非常高的行业,在技术服务领域有这么高利润的不容易,我们希望CDN的市场价格能够回到合理价位,但是我们这个价位也不是说降就能降的,因为没有技术的突破其实也挺难做到这样的价格。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价格是市场的合理价格,未来的价格会趋同到我们现在定位的这个价格点上。

目前CDN服务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其实是视频网站、下载,还有页游、网游,这些领域占了整个CDN领域80%以上的需求。还有网站类的,也有一些比较大规模的网站,他的CDN需求也比较高。比如说电商网站在双十一的时候它的CDN需求其实是很高的。而迅雷CDN的核心服务对象是这一类的互联网产品。

长期以来,业内都将CDN节点数量视为服务商实力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为此,几乎所有的服务商都在致力于扩大自身节点数量。但当前IDC机房资源其实已处于过剩状态,在经济发达地区、骨干网架设充裕的地区,节点资源已经超过了需求,而在经济欠发达地区节点资源则明显不足,这种资源分布不均匀的问题,直接影响了CDN的价值。

与众CDN服务商节点增加方式不同的是,迅雷在业内启用个人节点,通过连接至千万个家庭路由的赚钱宝们,织成一张节点均匀密布于全网的带宽资源调度库,将CDN节点增加至无限量级。(摩沙雪)

以下是访谈全文:

受访者:陈磊(迅雷CTO、网心科技CEO)

时  间:2015年6月3日(星期三)下午18:00

地  点:国家会议中心,四层

内容为访谈全文:

问:陈总您好,国内CDN一直很活跃,大约10%左右,最近一段时间CDN领域有了降价浪潮,这对国内CDN的普及率会不会有一定的助推作用?另外,这个价格是不是目前用户考量CDN的主要因素?

陈磊:价格一定不是考量的最主要因素,实际上大家对质量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很多企业不去外采,用自己的团队去做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自建能够做的比外采要好。因为这个行业的技术门槛到今天为止非常低,所以自建既便宜又好。刚才讲的10%的数据应该是从企业和应用的数量去计算的,不是从流量本身计算的,如果你从流量本身去计算,使用CDN的比例是非常高的,因为有大流量的企业不用CDN,用户的服务质量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么好的,所以一定要用CDN。能不能在今天还没有用CDN的企业当中去推动CDN的普及率呢?我相信应该有一些促进作用,但这个不是我们的核心诉求,我们的核心诉求其实还是去服务最需要CDN的企业,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自建变得性价比不高。因为我们做的CDN的质量和价格都要比自建好,让这个行业感觉没有自建的必要。

问:陈总,能不能这么理解,您说的自建CDN像物流自建,您说的无限节点的方式,把这个包出去,找最科学的方式去做,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磊:是的,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就好像我们今天做农村的物流,其实农村的皮卡车是非常多的,如果我们去重建一个运输的车队,那成本一定是更高的,但是如果我们能把闲置的这些皮卡运输资源利用起来,成本也是非常低的。我们其实就是用这样的原理去改造。

问:怎么能够很好的控制它,保持这个性能更稳定,比自建CDN更好,效率更高呢?

陈磊:理论来讲,我的节点很多,所以我是能够提供很好的服务的,就近服务,这个是一定能够做的更好。但是它的确对技术有很高的要求,特别是调度和安全这两方面技术有非常高的要求,我们能够提供这样的服务也是因为我们在这两个技术环节有非常好的突破,所以我们能够给行业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提供服务。

问:现在自建的关键技术是储存和分发,迅雷在这方面有什么优势?

陈磊:迅雷一直在分发互联网的内容,迅雷是中国第一大下载企业,有一段时间我听迅雷的人说,他们占了中国互联网流量的百分之多少。数字我记不太清了,不敢乱说。但是迅雷的确是在分发领域做的时间很长,做的也非常好。我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样一个无限节点CDN,也是跟迅雷在P2P领域里面长期积累密不可分的。迅雷在存储领域里面其实长期以来都有很强的节点,可以这么讲,互联网上几乎所有的内容,迅雷肯定都有索引。因为我们在加速的时候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纯P2P;一种是通过迅雷的CDN资源去给用户加速。所以我们在存储和分发领域里面是有长期积累的。

问:现在迅雷CDN落地的策略是什么?怎么吸引C端的用户呢?

陈磊:我们的策略其实很简单,未来会一直围绕迅雷赚钱宝这个硬件产品。迅雷赚钱宝是一款可帮用户7*24小时“赚钱”的智能产品,在线的功耗非常低。我们现在在京东158元开售,正在开放预订,也欢迎大家去预订一个试试。另外,我们还有一个合约机,合约机是0元,我们是通过跟用户分成的方式把我们的成本收回来。回本周期非常短。合约机这种模式也说明我们很有信心,因为我们承担了整件事情的风险,用户不用花钱就能拿到,我们相信我们能够把硬件的成本用这样的方式收回来。

问:刚才您的PPT只是介绍了赚钱宝销售方面的数据,现在应用方面的最新进展您能介绍一下吗?

陈磊:赚钱宝的性能非常好,我们采用的是四核心 Cortex-A5 架构处理器, 可以说一个很好的计算设备。它最大的特点是性能强、功耗低,跟PC比起来是两个数量级的差别。如果今天你是开着计算机、PC机在给我做挖矿,我建议他买一个赚钱宝,这样的话你的耗电什么都会大幅下降。同时,我们能够跑的带宽量是非常高的,完全可以达到用户所拥有的带宽最高值,是一个很强大的计算设备。

问:在CDN领域百万节点打通最后一公里迅雷是第一个,打破这个是很难的,迅雷是怎么做的?

陈磊:因为这是我们很关键的技术,所以不能说太多,我稍微说一说。我在演讲的时候也讲了,我们是采用自组织的策略,让它通过自组织的方式去优化调度。我们知道,用户的需求就是找到离他最近的、负载又没有那么高的节点,同时这个节点又有他想要的资源。我们通过高度分布式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让我们能够缓解大数据带给我们的压力。再细我就不太好讲了。

问:好的,无限节点CDN技术您准备将它主要用在哪个方向?

陈磊:我们给这个行业里需要CDN服务的企业去提供CDN的服务。CDN服务最主要的应用场景其实是视频网站、下载,还有页游、网游,一个安装包可能都是几个G的下载,比如现在windows10更新时候的下载,这两个技术领域其实占了整个CDN领域80%以上的需求。还有网站类的,也有一些比较大规模的网站,他的CDN需求也比较高。比如说电商网站在双十一的时候它的CDN需求其实是很高的。我们的核心服务对象是这一类的互联网产品。

问:云计算大佬最近纷纷转战CDN市场,您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会对迅雷产生威胁吗?

陈磊:云计算公司一直都有提供CDN服务,他们不是最近才提供CDN服务,而是最近降价了,这个跟我在3月30号预言今年CDN大降价的事情是吻合的,当然可能有一些巧合在里面。CDN这个行业是利润率非常高的行业,你去技术服务领域有这么高利润的不容易,我们看一下华为的利润率就知道了。华为这样的企业真的是让利给客户,靠自己做脏活累活的本事去挣这个钱。我们的心态也是一样的,我们不会追求一个很高的毛利,我们希望CDN的市场价格能够回到合理价位,但是我们这个价位也不是说降就能降的,因为没有技术的突破其实也挺难做到这样的价格。但是我们相信我们的价格是市场的合理价格,未来的价格会趋同到我们现在定位的这个价格点上。

问:您能给我们更细致解读一下产品价格的一些策略吗?另外一个,我们的加速效果,比如在很多应用场景,比如静态页面加速和流媒体加速效果。

现在很多云服务商在做CDN的服务,还有一些传统的,比如蓝汛和网宿,迅雷对自己在市场这边的表现有怎样的预期?

陈磊:我们从后往前说吧。我们的价格策略是公开透明的,我们的销售模式是不会有一堆销售人员去做销售的,我们的销售团队可能比网宿一个分部十分之一的销售团队都没有。我们的价格就是一个公开透明的价格,我们没有时间去跟你讨价还价,我们的价格就是合理的,我相信你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这样的价格。就是我刚才公布的价格,我们这个价格体系在官网上可以清晰看到,所以我们的销售成本很低。我们为什么能做到这个价格呢?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们的销售成本非常低,就像所有的CDN公司都有很多销售,我们是没有销售的。当然,他销售的成本还不完全是这些销售人员的费用,还有好多暗箱的销售成本在里面。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喜欢我们这个合理的价格,同时我们希望给他提供最好的质量。

我们整个策略实际上不追求用户数,我过去在做云计算的时候有一个最大的心得,就是用户数真的不是你需要去追求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来一个用户就爱上你,能够让用户百分之百的满意。要知道,在服务用户的时候很大的一个瓶颈是我们需要非常优秀的技术人员去直接对接客户,然后给他提供最好的服务,一下子去服务几万个企业这是不现实的,我过去在发展云业务的时候觉得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过早的追求服务规模。今天用董鳕的话说我们其实是“好女不愁嫁”,我们既保证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又愿意去想尽办法给你节省成本,又有这么低的价格。所以我们不需要担心销售问题,更重要的是真的能够让每一个客户满意。我们今天的客户都是行业里顶尖、的对CDN要求最挑剔的客户,他们在测试我们CDN的时候提出的技术指标非常的多,而且都是从他的业务角度提出的技术指标,比如说爱奇艺,他会从他的业务角度给我们提很多技术指标,像是用户打开的时候成功率有多少,中断的情况有多少,第一桢到的延迟有多少等等,都要完全满足他的要求他才能采购CDN。

所以我完全不担心我们的质量,我们今天的瓶颈是服务能力,随着我们服务能力的不断拓展,我相信我们的业务会发展更快更好。

问:迅雷想三年五年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预期?

陈磊:我们是以创业的心态在做这件事情,实际上我们是一个创业公司。我们没有想的那么远,我相信我们是很成功的。你说小米在四年前有没有去想他要在2014年做到800亿的销售额,我觉得他想的不是这个问题,我觉得他想的是怎么样做一个好的手机,用最便宜的价格给到用户。我们今天想的还是这个问题。但是我对我们的前景是充满信心的。

问:你在报告中提到CDN本来就是互联网企业的产物,互联网企业有一个怪现象,在这个圈里你会发现有一些电商也好,或者视频也好,会有一些热点时间,比如双十一、双十二,你们针对这种突发流量是怎样的解决方案呢?

陈磊:因为我们的节点非常多,我们在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其实是能够筹集到很多冗余的。跟行业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比如一个CDN企业,他服务的公司使用机房的带宽,但是他机房特别少,特别是他的机房很多需要在骨干网服务的,骨干网远远比末端细很多,基本上差了两个数量级。所以这些大的事件往往对骨干网产生压力,而我们是末端服务,更容易避开这些峰值的压力。其实帮客户消峰值是我们最拿手的。

问:您之前做云,现在做CDN,原来云厂商做CDN模式和原来传统的CDN厂商其实是不太一样的,在面对用户的时候,什么样的用户大概会选择云厂商?什么样的用户会选择传统CDN厂商?

陈磊:技术上的差别很小,云厂商和CDN厂商以我的经验,实际上技术体系是非常一致的,无非是我的节点比你的节点多一些,在细微细节上会有一些差异,但是技术上基本一致,当然销售方法不一样。今天的云厂商也非常重视销售团队的培育,今天的云厂商也有很大的销售团队,当然没有像CDN厂商那样。实际上这个东西本质是很接近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找最适合自己的服务就好了,无非就是要有性价比。我们的确跟他们是很不一样,我们在技术方案和产品的实现构思上是有巨大差别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找最方便的和适合自己的厂商就好了。

问:您这边的CDN用户是面向高端需求的CDN用户,其实高端CDN用户他之前肯定是有用CDN服务的,如果测试您这边CDN以后,他们怎么对比之后就会做一个切换?

陈磊:高端用户对他要的性能非常清楚,他有一整套技术指标,他来测你的时候很清楚要什么,达到要求就用,达不到就算了,就这么简单。CDN是最没有黏性的云产品,你云主机用的是阿里云的想切到其他云去需要下很大决心,今天很多厂商是两边都用,既在这个云用也在那个云用,至少一个云出现问题我没有全锅端。CDN不一样,我要迁一个CDN十分钟就迁了,传传文件改改配置就过去了。所以CDN对于云厂商来说是整个服务体系里最没有黏性的。

问:我们新推出的CDN服务和市场上已有的厂商市场定位区别到底在哪里?我觉得简单的高端并不能够足以说明这个问题。第二,您发布的时候很多时候是假设在家里上网,但我觉得实际场景可能是很大量用户上网行为也发生在公司层面,您部署所谓十万个节点可能在这些环境里面并不会很容易的部署,您怎么考虑这个事情?

陈磊:产品清楚了,我们的产品从技术角度和传统的CDN技术是不同的,这点是清楚的。市场策略,我们今天以服务高端用户为主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们服务的带宽(带宽是我们的专业术语)是比较窄的,我服务的人力资源现在还没有建设的很好。一个新的技术对服务的要求其实是更高的,所以我不希望一上来就做海量的客户,我对客户是挑的。我今天的做法跟CDN厂商正好是反过来的,CDN厂商是恨不得到处拉客户,我们是说找我们的客户要考虑一下先接入谁后接入谁,但这是一个短期的策略,我们今天的核心业务目标是扩大我们的服务能力,当我们的服务能力扩大了之后,我们会更好的服务更多的企业。

问:现在很多流量,或者说有一些移动端的比如手机和平板,咱们对这方面的支持现在做的怎么样?

陈磊:用移动设备来访问我们的CDN节点,这个道理上是非常一致的,所以对它的支持也是一样的,跟PC没有太大差别,同样是使用末梢带宽会提高性能效率。你是在问这个问题是吧?

问:最近互联网这边也出现了很多安全方面的问题,比如携程,咱们怎么把安全方面的问题做到最好呢?

陈磊:具体的技术手段也是我们的商业秘密,没办法讲的太清楚。安全是我们考虑的最重要的一个技术环节,我们在做分发的时候,在CDN这个产业里面最核心的安全是防盗链,别人盗用你的流量来服务用户。我们在防盗链的机制上做了非常好的一个动态防护机制。第一是你的防护逻辑是可以高度订制化的,可以随意改变。第二是我们做自适应的一些算法去抵抗这种攻击。

联盟广告